潜心服务苏州人力资源十九年

国内优秀劳务派遣机构 劳务外包优秀服务商 百强劳务派遣机构
昱腾服务热线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762-8858

昱腾人力资源logo
昱腾新闻动态
800
服务企业数量
100,258
累计外派各类工种人数

昆山劳务外包 宝洁公司辞退“劳务外包员工”的焦点评析

发布日期:2017-07-19

2017年7月16日,某媒体报道了北京宝洁公司“辞退”80多名劳务外包员工的新闻,该新闻第一时间引发了昱腾公司的关注。


劳务外包员工被辞退这新闻有如下几个原因:


第一,这是首例劳务外包员工解雇的新闻报道;

第二,劳务外包终于进入用工实践;

第三,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派遣惯性思维模式是否适应外包;

第四,知名外资企业在境内变相“裁员”之高见;

第五,员工救济的维权方式与司法导向值得持续关注。


就这些原因,昱腾公司仅从新闻报道的内容浅谈如下,供参考:




1


“劳务外包”是从哪里来的?


劳务外包在新闻媒体中被报道,的确属于新闻热点,估计这些被“辞退”的劳务外包员工、人力资源公司、宝洁公司、各位收看新闻的观众,估计都不清楚劳务外包到底是什么,劳务外包是从哪里来的。


劳务外包的法律出处在2015年3月3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第(八)项中:“依法加强对劳务派遣的监管,规范非全日制、劳务承揽、劳务外包用工和企业裁员行为。”劳务外包就这样在我国法律上横空出世了,没有任何铺垫,没有任何解释。


2


“劳务外包”的内涵是什么?


因为法律这种天马行空的规定,导致劳务外包的内涵无法从前后立法中进行推演,笔者只能试着从表面文字对其内涵予以理解与推敲。


首先,劳务外包是合法的,法律规定出来,那就说明其合法;


其次,劳务外包不属于劳务派遣,因此,不能按照劳务派遣的逻辑,让宝洁公司与人力资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第三,劳务外包是与非全日制并列的一种用工形式,而非外包形式,因为法律的落脚点在“用工”上,而非外包上;

 

第四,劳务外包名字中有外包,也可以当做一种外包形式,具体发包方与承包方是一种什么样的权利义务关系,看双方劳务外包协议中约定;


第五,若劳务外包的管理模式、合同约定的内容、以及费用结算的模式均与劳务派遣没有差别,仅仅是名字叫劳务外包,则应当被认定为劳务派遣。若能够与劳务派遣进行有效区分,则按照约定进行责任的分担。




3


“劳务外包”前后的工作年限是否合并补偿要看具体情况


企业将员工转为劳务外包,无论是将合同工转为劳务外包,还是将原来的派遣工转为劳务外包,还是将某个供应商的劳务外包转为新的供应商的劳务外包,这均属于非劳动者本人原因导致的劳动合同签订主体的变化,前后工作年限连续计算,转劳务外包之前没有给补偿的,将来解除要一并补偿,给过补偿的,将来不再重复补偿。


因此,宝洁将这些员工从文中提到的中智转到翼龙达,若转之前没有支付经济补偿金,则翼龙达解除这些职工的劳动合同,要一并补偿。



4


商务合同到期不构成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


文中提到,宝洁与翼龙达签订的商务合同于2017年6月30日到期,翼龙达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于2018年6月30日到期。宝洁与翼龙达终止商务合同在法律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翼龙达以此为由解除与劳务外包员工的劳动合同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构成违法解除。


无论是劳务派遣还是劳务外包,商务合同的到期,均不能构成解除派遣工或劳务外包员工劳动合同的理由。对此,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必须要清楚,不能以与企业经济合同的终止为由,向员工发出解除通知,这属于增加解雇成本。换言之,可以安排员工待岗、向员工提供新的服务单位、与员工协商解除合同等等,甚至在没有经济支付能力的情形下,可以停发工资,但不能发出解除通知。


5


宝洁是否足额支付解雇费用

不能成为翼龙达拒不支付的理由


新闻报道中称,因为宝洁仅向翼龙达支付了60%的经济补偿费用,所以,翼龙达拒不向80名劳务外包员工进行依法补偿,该对抗理由没有任何依据。无论是劳务派遣还是劳务外包,企业是否足额向人力资源公司支付解除或终止派遣工或外包工的补偿费用,均属于两家企业之间的经济行为,与派遣工或劳务外包工无关,派遣工或劳务外包工均有权利仅向人力资源公司主张补偿或赔偿责任。




6


劳务外包员工